在被系统压榨这件事上,互联网人和外卖员一样


深燃财经(shenrancaijing)原创

作者 | 布蕾妮 琼恩 魏婕 瑟曦 玛格丽 莱安娜

编辑 | 莱安娜

我们每个人都被困在系统里。

这大概是很多人看完近期刷屏文章《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》的第一感受。那篇文章里描述了这样一个事实——系统压缩了送餐时间,直接导致外卖员不得不通过各种手段来提高速度,其中包括逆行、闯红灯等,外卖骑手们的精神压力倍增,安全也无法得到保障。

在今天的故事里,有司机在滴滴和花小猪两个系统之间手忙脚乱,为了养家糊口只能逼自己适应系统;有1个人干5个人的活,Bug永远解决不完,面临被裁风险的程序员;有一天内画100多个logo,为一点甜头默认长期被系统压榨的视觉设计师;有哪怕在骑车也要腾出手来回消息的房屋中介;还有每一个动作都被系统监控得一清二楚,送一单只能赚不到一块钱、罚款动辄50元甚至100元的快递员。

实际上,为了效率或利润紧盯某个数据指标,人为控制成本,几乎是每家互联网公司每天都在上演的戏码,这背后是我们每一个职场人的困境。

一天画100多个logo,被规则压榨得死死的

Chris | 30岁 互联网公司视觉设计师

自从有了钉钉,我的时间和绩效就被死死地掌握在别人手里。

当一个项目立项,就要开始建立时间表,按提前计划好的时间一直催你,也不管是不是有临时情况发生。每天还要做工作日志,有时遇到协同办公的工具不一样,还会增加紧急程度,浪费很多时间。

公司为了提高效率,还会故意压缩时间,比如规定我必须在一天时间内画100多个logo,是手动画不是AI画。有一次还要求我在半天时间内画一幅浮世绘的插画,一般正常的完成时间应该比这多出至少3倍。

在国外,时间会拉得更久,比如国外做一个博物馆的VI主视觉,时间都是半年起,但在我们公司,可能两三个人配合、一周就必须做出一两个方案交给老板看。我们又不是人工智能。

像网上经常被曝出来的一天让画几百张画,来来回回改到最后还是用第一版,都是特别常见的。我觉得很多人就默许了这样的情况存在,觉得这不是我要去争取的权益,也不是我应该受到保护的权益。

公司现在还会在交付设计图的时候,进行自我评分和需求方评分,需求方会根据他的主观判断打分,这会最终影响到我的绩效和年终奖,这不就等于是变相地扣工资吗?

现在不光有工作本身的KPI,我们还需要服务其他的职能部门,身上需要背数据点击量以及销售额度的KPI,这些原本不相干的数据会被用来衡定一个设计师的能力。因此,我们公司有人会为了拿下一单,在比稿前送礼,和甲方搞好关系。另外,公司就是会交给我一些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同时告诉我完成之后,绩效和工资会有涨幅。

我之前不理解,为什么别人说在大厂里每个人都是螺丝钉,不被允许有个人想法,现在我深刻地体会到,我们的任务是把这个系统运转好,中间出什么问题,计划之外的事情怎么解决,没人在乎、没人负责。

在公司,我们还会经常要替平台背锅、救火,只是大家都好不容易才熬到这一步啊,被一套运营规则压榨得死死的,又得到了一些小甜头,就得过且过了。

平台乘客两头受气,被系统治得服服帖帖

宿军 | 38岁 滴滴司机

去年9月份,我因为接连几份工作都不顺利,租了辆车,成了一名全职的滴滴快车司机,最大的感受是,完全被滴滴的规则控制着,评价系统、接单规则、导航、记录仪……现在这个规则体系越来越完备。

以前我不是全职的,对滴滴的依赖没有这么强,现在不同了,想要干下去,所有事情都要忍着。

自从车上装了600块的桔视记录仪,只要行程开始就有视频、音频记录。起初公司说得很好,只要不触碰滴滴扣分的红线,对司机是一种保护,但谁知道红线太多了。

前段时间,我被投诉绕路,如果真绕路了,我认罚,几块钱的事,加上扣6分服务分,但问题是我都不知道哪里绕路了,几次申诉都不成功,客服也不告知申诉不成功的原因,我更委屈了,也不知道下次怎么避免。客服只拿出了内置录音里的几句话,我问乘客,是不是这儿掉头,乘客没有明确回复。乘客没有明确指定路线,这就能作为认定司机绕路的证据。

说到导航,今年的新政策是不允许司机用第三方软件导航,监控发现一次,警告处分,第二次就封号。可是滴滴自带的导航,确实实力不行。很多司机都被滴滴的导航治得服服帖帖的,比如明知导航的路线更堵,比如我上次一个拼车单,导航让走一个不能右转的单行道去接乘客,但我不敢不按导航走。

我的经验是,一旦出现偏航,多走了几百米,乘客投诉就算是绕路,乘客说“随便”不行,说“越快越好”也不行,必须明确路线,但凡缺一点,投诉就算成立。

这就给了那些恶意投诉的乘客机会,我们碰上这种人只能自认倒霉。我还碰到过一个全程自己指的路、改的地点、到了位置,投诉说不接受费用的乘客,结果被扣分罚款了,打客服电话也不告知你是哪个订单,投诉成立申诉失败以后才告诉。

现在滴滴是绝对的行业老大,规则说改就改,原来的“全天翻倍奖“能保证你跑一单就能有一单的奖励,冲单奖就坑了,经常是时间到了,又没达到更高一个等级的订单,那这些单是没有奖励的。

司机的话语权是很低的,我一个哥们前段时间刚跑一个月,就被告知因背景审核问题被永久封禁,第一时间打电话问经理,经理第一时间撤下了他的队长职位,然后告诉他不能申诉。

刚开始全职的时候,我每天都在算账,在北京每个小时跑四五十块,一天12个小时差不多是600块,这还不算充电、吃饭、休息的时间,每天租车、充电的费用是200块左右。这是理论情况下的收入,当我奔着这个目标跑的时候发现,要想达到目标收入,每天要在外面待14个小时以上。

一天没问题,一年时间下来,得了一身慢性病,还平台、乘客两头受气。每次委屈,我都告诉自己,不怪谁,也不怪平台,这就是干没有门槛的工作要接受的代价。

为了让系统优先推荐我,必须24小时待命

张晴 | 32岁 房产中介

我做房产中介五年了,感觉自己越来越像个机器人。

现在这个行业信息化程度很高,所有的房源会录入系统,很多客户前期比价、咨询都是在我们的APP上完成。每当听到系统“叮”的一声——有客户给我发消息时,我都会第一时间回复,哪怕我是在骑电动车,也要腾出手来发消息,因为那头可能是会给我带来上千万业绩的人。

跟淘宝客服一样,我也会有自己的话术。通常是把我的从业年限、电话、过往业绩、卖房案例发给对方,告诉他所有符合他心理价位的房子我都能找到。如果简单交流以后,对方愿意添加我的微信,就代表他会来找我实地看房。如果对方犹豫,我会先缓一缓,第二天继续聊。这一套流程重复得多了,身体就跟有了“应激反应”一样,甚至不用过脑子就知道下一步该说什么。

有了系统,获客比以前容易,但是我的精神压力更大。

我属于经验值比较高的中介,客户浏览房源想要咨询时,系统会优先显示我的信息。毫不谦虚的说,我的接待量甚至能赶上一个门店。为了保持排名靠前,我必须付出比别人更多的精力——这也是系统精明的地方。除了睡觉,我不会放下手机。除了我们的APP,还得盯着微信、电话。想出业绩,就得24小时待命。

这是对外的沟通,公司还有内部的管理系统,申请带客户看房、填写带看记录、更新交易流程,每一步都要在系统上同步。我的习惯是一次性带客户看完片区里所有合适的房子,经常是十套起,所以前期的申请和后期的录入是一项很大的工程,虽然繁琐,但这是硬性要求,即便我白天忙到没时间吃饭,也得在当天完成系统填报。

和系统打交道多了,我也像是一台训练有素的机器,过滤掉了一切和卖房无关的信息。问我晚上吃了什么,我可能不记得,但问我这个小区离地铁站有多少米,我能精确的说出数字。现在当红的明星我不认识,但周围小区的保安我都能混个脸熟。

这样的生活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,毕竟高付出对